第二百一十八章 认证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众人跪拜完之后,所有人也逐渐安静下来,心中对这突然出现的传国玉玺却是将信将疑,毕竟此宝失传多年,早就被认定损毁掉了。

    秦之后,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,奉若奇珍,国之重器也,得之则象征其“受命于天”,失之则表现其“气数已尽”。

    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,则被讥为“白版皇帝”,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。

    宋哲宗时,有农夫名段义者于耕田时发现传国玺,送至朝廷,经十三位大学士依据前朝记载多方考证,认定乃始皇帝所制传国玺。

    而朝野有识之士多疑其伪。至北宋末年,徽宗好风雅,增刻印玺十方,时人有画蛇添足之讥,其实徽宗似有淡化传国玺地位之深意在其中也。

    元朝之初其世祖忽必烈驾崩,“传国玉玺”忽现于大都,叫卖于市,传说为权相伯颜命人购得,后伯颜曾将蒙元收缴各国之历代印玺统统磨平,分发给王公大臣刻制私人印章,这也就是传国玉玺最后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本来朱元璋和朱标也认为最有可能存有传国玉玺的地方就是北元,但是朱标亲手覆灭北元之后命人搜寻过,但是一无所获,北元投降的王公贵族也说并没有寻到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到如今所有人早都放弃了,朱标站起身捧起传国玉玺,转身向着他们走去,如果不经下面的人鉴定,就遮遮掩掩的把传国玉玺送回京,那也未免太显得做贼心虚了。

    弄不好最后不但没有达成天命所归的效果,还会沦为天下的笑柄,就像宋朝那些皇帝一样,甚至更深,天下人都会讥笑朱元璋父子不愧是泥腿子出身,都当上皇帝了还搞这一手,真是贻笑大方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都有些疑虑,更多的是纠结彷惶,太子爷弄了这一手,他们只要还想活着就不可以拆台,但是他们这经营了一辈子的名望怎么办?

    若传国玉玺是赝品,他们冒着良心鼓吹是真的,往后一但露馅儿了,他们这辈子也就毁了,谁也不可能拿皇帝太子怎么样,最多就是背后讥讽几句,但对他们可就没有人会客气了。

    朱标看着有些退缩的人也没有什么不满,趋利避害人之常情,不过自然也不可能放过他们,朱标一笑说道:“诸位都是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长者,还请做个见证,如此也好将此祥瑞上报朝廷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绕在朱标身旁,但却又不敢靠近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站出来说道:“此乃我华夏神器,历代君王传承之宝,草民等哪有资格做见证,还请殿下广邀名士吧。”

    朱标看了他一眼,看的他身形都晃动了,特意派亲军都尉府请你们过来,怎么可能这么放过,凤阳知府赶忙抱过来一个盖着黄布桌子,朱标轻轻的把玉玺放在上面。

    其余人一看也清楚今天是跑不了了,只能在心中祈祷此玉玺为真,朱标稍稍退后了一步,那些人也顾不上客气了,都死死的盯着玉玺,不过无人敢上手出触碰。

    这里的消息也传到了外面,顿时议论纷纷,朱标眉头一皱让朱樉出去管理,这里可不是可以随便说话的地方,若不是今天特殊,这些人谁都逃不过一顿鞭子。

    那些人越看越激动,低声交流几声后更加仔细的检查起来,然后又请朱标捧起以观察其篆字,曹丕那家伙刻下的字也终于派上了用场,无疑加深了传国玉玺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其中江南的一位大儒仔细盯着玉玺右侧激动的说道:“后赵石勒灭前赵,得传国玉玺,曾于右侧加刻天命石氏,当年传国玺重归晋朝司马氏手中之时这四个字被磨去,就是此处略有磨损之痕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更是眼睛一亮,传国玉玺的记载颇多,所以他们也比较了解此玺身上发生过的故事,如今种种细节都对得上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种地步就是赝品他们都能吹成是真的,何况他们心中都感觉此玺八成就是秦汉流传下来的传国玉玺了。

    朱樉回来看到这种情况也安心了,昨夜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将信将疑,毕竟丢失了这么多年,他们也担心是假的,到时候丢脸的必然是朱家所有人。

    耗费了整整两个多时辰,朱标才捧着木盒回到了大营,这件事马上就会在大明境内掀起巨大的波澜,朱标也亲自写了奏章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。

    然后他也得动身了,传国玉玺既然现世了,那就不可能再让臣子携带了,必须由朱标亲自将此天命神器送到朱元璋手中。

    召集了所有人到大营当中,他得安排一下事务,这次回京估计得多留几天,毕竟离京数月了,但是这边还不可以停下,入冬了就什么都不好做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大营当中就挤满了人,各个都眼热切的盯着朱标身后的盒子,包括那些勋贵子弟还有新科进士,朱标这才发现他们父子有点儿小瞧这件宝物了,

    虽然他们眼神中充满着渴求,都想见识一下传国玉玺,不过朱标就当没有看到,事无巨细的吩咐了下去,并让负责人立下军令状,务必在朱标回来前做好工作。

    然后朱标就领着万骑动身出发了,看似急切但走的其实很慢,总得给他们散布消息的时间,否则做的还有什么意义,只可惜凤阳里南京太近了,朱标再怎么拖也就多走了两三天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消息传得极快,加上亲军都尉府推波助澜,至少京城和江南等地都已经知道了,朱标路上让人去打听过,此事已经传得神乎其神了,什么金龙献玺、紫气东来、日月同现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朱标还特意吩咐动静弄的小点儿,没想到最后依旧是成了这幅局面,不过事实往往就是如此偏离真相,绝大多数人也不在乎真相,不过是喝酒吹牛时多出来的谈资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也有不少人觉得玉玺是假,不过是跟宋朝学的把戏,传国玉玺那就那么容易出来了,要是从北元抢回的还差不多,偏偏是祭祀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朱标捏好时间到了京城外,朱元璋派了满朝文武在城门口迎接太子和传国玉玺归京,李善长都拖着病体来迎接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8)5858xs.com